耳鳴耳聾臨床經驗談
 

山茱萸液治療耳鳴的故事

前言

昨天晚上杜鵑颱風來襲寫了一點文章提供大家參考

這篇文章是這幾年.在臨床及醫學科學上的一些心得
表面上
看起來我好像對西方醫學這個主流醫學不太滿意
其實我還是對這些西方醫學崗位上的工作人員很尊敬的
只是身為30多年以來的中醫師
我做了許多中醫師在臨床上應用的一些藥物實驗
發現有些觀念應該是有極為有用的意見

有些是因為我對未來醫學的發現

有製造才會有發明

我製造了多種中藥的萃取機器

從中我得到許多以往當中醫師所沒有想到的知識

我認為如果中醫西醫大家都能夠合作一點
台灣一定會是全世界未來醫學的主流中心
對於這篇故事容我娓娓道來吧
感謝您的閱讀及分享

                 宋和乾醫師 20150929

山茱萸液治療耳鳴的故事

   在很多年前因為一次與大陸北京協和醫院交流有關糖尿病的論壇交流中,當時聽了成功大學鄭瑞堂教授的演說,他因為德國人發明了從苦薊草中提取類黃酮素,成功的將肝功能指數SGPTSGOT極快速的下降,因此要我們台灣在中草藥及中醫的領域上,輸人不輸陣,當時研究了各種難治的毛病,發現糖尿病是世界上最多人發生的毛病,而且無藥可治的情形下,與國科會配合研究糖尿病的解藥,翻開中醫的典籍,可以說是汗牛充棟,大家研究的結果還是採取醫聖張仲景所著傷寒雜病論中,治療消渴病第一名的六味地黃丸,據說他是採取勝昌製藥廠提供給他的浸膏來實驗的,也就是他不使用含澱粉的科學中藥,他起先使用四氯化碳引起糖尿病的天竺鼠實驗,每次實驗都要消耗掉90隻患有糖尿病的天竺鼠,將此90隻天竺鼠分成三組,一組餵食六味地黃丸浸膏,一組咖啡,一組是中藥四物湯,結果分析出來,對於糖尿病確實有效的是六味地黃丸這組,其他二組完全無效,於是鄭教授將六味地黃丸用削減法,想要知道究竟是哪些藥或哪個藥有效,於是五個藥一組,組合成6組,這樣又得犧牲掉180隻患有糖尿病的天竺鼠,各位不要以為患有糖尿病的天竺鼠很容易取得,培養一隻患有糖尿病的天竺鼠,可是需要二萬元新台幣,這樣持續使用消減法,四個藥一組,再來又將三個藥一組,最後二個藥一組,最後一組一個藥,終於發現有效的是六味地黃丸六個兄弟中的老三山茱萸有效,其他的藥物都無效,這實在是顛覆了我在中醫學上傳統的中醫訓練經驗,再怎麼說熟地入腎經,應該是主治下消的糖尿病才對呀!而淮山主入脾胃消化系統的中消糖尿病患者才是呀!我以為我聽錯了怎麼會只有入肝腎經的山茱萸呢?科學就是這樣,實驗證明這樣,甚麼也不用多說了,之後鄭教授將山茱萸分離後發現,主要是有二種成分透過M3這個通道進入貝他細胞,於是促使貝他細胞加緊工作,分泌出更多的胰島素,以便將處在血液中的血糖攜帶給細胞的胰島素接受體,而山茱萸的另一個有效成分,則是讓細胞的胰島素接受體不能罷工,必須將胰島素攜帶來的血糖,接收過來之後,送給粒線體燃燒形成人體所需的能量,也就是說用一個單位的糖加足了氧氣,就能燃燒出38ATP的能量,提供給細胞能量,然後細胞的胰島素接受體將已燃燒過後的廢棄物,又交給胰島素才一起到腎臟排出體外,所以在多年以後,我剛好跟農委會的林業試驗所配合研究出一套,酒精冷萃加熱對流蒸餾分餾技術針對山茱萸進行酒精萃取及濃縮,另外,再進行山茱萸的水提萃取法,是一種多次蒸餾、重複萃取及最後的即時分離,然後再分餾濃縮水的萃取液,之後合併酒萃與水萃的濃縮液,最後一起加熱,將所有的酒精驅趕出藥液之外,完成後還要用酒度計確實測量含酒量為0%,這樣才能裝瓶。

當時有人問鄭教授山茱萸的來源,他指出是勝昌製藥廠提供的浸膏,不能用一般的科學中藥,因為科學中藥是浸膏加了澱粉,而且山茱萸必須去掉仔核部分,還有蒂頭,所以我一再延遲人體的實驗,雖然鄭教授用了糖尿病的天竺鼠做了實驗,但是天竺鼠跟人類畢竟還是有一段很長的差距,也就是說鼠類的動物模型有效的藥物,實施在人體上未必有效,因此我一直想要做人體試驗,那麼要做人體實驗,就必須尋找實驗用的浸膏,我在偶然機會中,利用超臨界二氧化碳萃取了許多有效的植物精油及非極性物質,中國大陸報導山茱萸能使用酒精做夾帶劑萃取出山茱萸萃取物於是我至少試驗數次的萃取,結果是令人失望,完全無法利用超臨界二氧化碳萃取出山茱萸的內容物,因此才使用傳統酒精萃取的冷浸法及熱對流法,最後分餾出酒精,形成濃縮的酒萃山茱萸,之後再使用酒萃後的山茱萸,用風流式烘乾法約在70c左右溫度烘乾之後,再做二次水萃取,每此萃取時間約為13小時,之後兩次萃取所得再與酒萃濃縮液合併,然後再分餾濃縮一次,最後再分裝入瓶,5c冷藏備用。

   說來也奇怪,好像經常都有治療過糖尿病的患者,但就是找不到可以實驗的對象,中醫幾乎都不是治療糖尿病的選項,仔細一想自己好像行醫30多年都沒有真正治療過任何一個糖尿病患者,就算有糖尿病的患者也都是來看感冒、腰痠背痛、皮膚癢、、等等其他病症,原來長期以來糖尿病的患者全部去找西醫,直接提供給患者胰島素藥物去控制血糖,我一時之間還很難找到糖尿病的患者,終於我想到有二個最好的糖尿病實驗者,一個是我二姑,有28年糖尿病史,另一個是我的岳母,擁有更長的32年病史,結果第一個實驗者二姑,只喝了一口山茱萸萃取液,說:「這麼難喝,我還是吃西藥控制好了」,這是三年前的事,就把剩下的山茱萸萃取液,送給我岳母,就這樣喝了一個月的山茱萸萃取液。

直到今日我檢視了這二位實驗的親人,其中我這個對傳統西方醫學崇拜的二姑,變成了前額葉長了二顆腦瘤的患者,20158月下旬又去做腦部手術了,另一位我的岳母,喝了一個月的山茱萸萃取液,說:「這個藥對我的糖尿病一點效果都沒有,血糖仍然高達300多」,接著岳母看我蠻失望的,於是安慰我說:「不過這個藥難喝是真的難喝,有些副作用還不錯」,我問說:「這個藥沒有毒性,是一種酸棗子,怎麼會有副作用呢?」,岳母說:「怎麼沒有副作用?!我已經快20多年的耳鳴消失,還有要看電視看到電視沒有關,才能睡得著,現在10點半眼皮子就掉下來,已經不會失眠了,還有腰痠背痛也好啦,本來膀胱無力睡到一半會起來小便,現在都一夜到天亮了」,於是我開始使用在耳鳴失眠的患者身上,結果無論耳鳴時間病史多久,都會有效,難道這就是耳鳴的解藥了嗎?

這樣三年來治療了許多的耳鳴患者,發現都有效,唯一美中不足就是要患者花錢,健保患者無法服用這樣的萃取液,我就使用了山茱萸萃取過後,大家認為已經沒有用的藥渣,重新用超細微米研磨,因為得率實在很低,只好跟市面上的山茱萸科學中藥,以一半比一半的比例混合使用,結果令人振奮,因為這樣服用山茱萸健保藥粉的患者也有效,因此有人經濟好的,可以服用山茱萸的萃取液,經濟比較不好或者節儉又不喜歡花錢的人,就可以服用山茱萸的科學中藥加山茱萸的萃取粉末。

對於療效的掌握,必須要徹底明白藥物成分含量,成分的規則定性,所以我花了一筆大錢購入液相層析儀HPLC,以及氣相層析儀&質譜儀GC/MS,每天還要燒著大筆的錢來供應這三台機器,但是花錢是值得的,用了那麼多錢終於燒出長期以來我對中醫藥疑惑的解答,首先山茱萸的指紋圖譜已經確立,只要HPLC在每次萃取液出爐時,抽驗一小滴,就再也不用擔心我會用錯品種,因為指紋圖譜長得不一樣,就是用錯了東西,然後指紋圖譜的匹克高度是否一致,高度一致代表藥物成分的含量一樣,這樣就能保證出藥物的療效,如果匹克太低了,就是成分不足,療效一定要打折的,不過最終還是要找出定性的單體作為指標,按照中華藥典第二版的作法,是以番木鱉苷作為比對的單體指標物,我們則選擇熊果酸做為定性的指標物,也許沒有進行過HPLC的人會很疑惑,不是指紋圖譜比對就好了嗎?這其實只是確認藥物的身分ID而已,我們更希望是哪一個成分檢出來時藥物才會有效?長期以來,我們懷疑是熊果酸的作用,果然,我們查出來了,因為單用水煮法的萃取技術,與熊果酸標準品比對的結果顯示這樣的萃取液不含熊果酸,但是以冷浸法加熱對流的酒萃法的萃取液比對,含有熊果酸,但是量都不太大,因為匹克不是很高,之後我們再尋找水萃與酒萃之間的差異,無論是水或酒都是極性物質,二者都是攜帶著OH鍵,所溶解出來的物質一定都是極性物質,何以也帶有極性COOH酸鍵的熊果酸,按照基本化學原理極性溶於極性,非極性溶於非極性,應該會溶於水中,但是為何在HPLC的指紋圖譜中並沒有出現呢?反而在同為極性物質的酒精溶劑中的熊果酸,卻能在HPLC的指紋圖譜出現了,這樣豈不顛覆了所謂極性相溶的化學原理,我不甘願這樣的結果,於是在水萃反應中我發現到一個事實,水萃的反應爐中的水表面與爐緣有一些像污垢物的紫紅色浮游物,將這些不溶於水的浮游物進入HPLC中做比對,天啊!熊果酸在這裡啦!就是這些不溶於水的浮游物,我們用酒精一溶,發現這些浮游物完全溶解在酒精之中,真相大白,有了熊果酸的山茱萸就會產生效果,我們都會這樣問到,這樣含不含有熊果酸的山茱萸,也就是會關係到有沒有效的問題了,那如果沒有HPLC的中醫師、或想用山茱萸的人,也就無法得知山茱萸是否有效囉!其實不然,可以用自己品嚐試喝的方式試出來,方法是如果我們喝了單純水萃的山茱萸液,同時也用比對的方式,喝了酒&水萃取山茱萸液,最後我們發現了一個驚人的事實,原來二者是有差異的,其中不同的就是一個有苦味,一個則沒有苦味,換句話說水萃的山茱萸液是酸澀味,而酒&水萃取山茱萸液卻是苦酸澀,按照中醫傳統的觀點,苦堅腎、能退肝火,酸者能收,而澀則能澀二便及精,所以能治療頻尿及拉肚子,還能鎖精門、固精關,防止早洩、夢遺,無怪乎,古代的醫書本草都指出山茱萸能入肝腎二經。

  首先在我岳母服食山茱萸酒&水萃取液時,除了耳鳴、失眠消失之外,最重要的是,令她十分苦惱的頻尿及夜尿問題,竟然是得到好大的改善,這是酸收澀止的最佳表現,還不只這樣,有一年的母親節我宴請家人大家一起吃飯,吃了不潔食物之後,我自己連續拉了三天,平常只要一包白頭翁湯科學中藥,就能立刻止瀉,這次拉肚子拉的很嚴重,一直服用各種止瀉中藥,都完全無效,心想用山茱萸萃取液試試吧!先喝個半瓶約75CC左右,喝完不到1分鐘的時間,就開始感覺因為拉肚子的鬆弛肛門,緊縮了起來,肚子也不會那種一直翻滾的感覺了,我心想『中病了』,果然就喝那個半瓶山茱萸萃取液,拉肚子的症狀就完全消失,另外,有幾個盜汗或自汗的病例,也因為身上或手上都會自行流汗,有的人汗味很臭的,還有一種更年期的潮熱自汗,我也用了山茱萸液或萃取後粉,也能有效而迅速的止住流汗問題,有一個長期夢遺、鬼交的患者,就是每天要用電風扇吹著下體,讓下體冷卻,否則溫度一高都會有個女人來與他性交,之後第二天就發現遺精,服用之後症狀也有很快的改善,這都是山茱萸酸澀的藥性表現。

不過令我一直感覺山茱萸不好的地方,就是山茱萸的滋味,確實很難喝,於是我想到古人也一樣有想到這個,才會使用熟地來做六味地黃丸的君藥,於是我又開始展開實驗計畫,將好不容易鄭教授一個一個分解出六味地黃丸的單體藥,我反道而行,又將熟地與山茱萸合起來,一起做水萃的萃取,特別命名為棗地液,熟地果然不負眾望,協助了山茱萸改善它的酸澀味,棗地液的味道是先有點滑膩,甘酸甘酸有點小小的甜,然後幾秒鐘過後開始酸澀,但是與山茱萸的萃取液的酸澀,那就差太多,而且那種酸澀味的持久性差了好幾倍的時間,服用棗地液一個多月,感覺比單服山茱萸的效果,差不多是-10100,為何是負10呢?因為不僅沒有效果,反而會加重疾病,這樣的組合可以說是爛透了。

我心想古人應該是實驗很多次,不可能無緣無故做個六味地黃丸來騙人呀!於是我又開始做實驗,這次也是以多次蒸餾,重複萃取及即時分離的低溫水萃取法做了二次,每次13個小時循環萃取,最後濃縮裝罐,喝了三個月,任何效果都沒有,算是白白喝了三個月沒有用的六味地黃丸湯液,後來,我想六味地黃丸為何會無效呢?難道醫聖張仲景會辛辛苦苦寫了一本傷寒雜病論來騙人嗎?很多的古代中醫藥前輩們,難道都會是騙子嗎?因為這個方劑用了幾十代的人,應該不會騙人啊!又想到鄭瑞堂教授也做過老鼠實驗,六味地黃丸是有效的啊!那麼問題究竟出在哪裡呢?猛然想起,酒萃的步驟沒有做,棗地液如此,六味地黃丸也是如此,更何況古人是做成丸,全部吃進肚子,消化之中勢必有吸收到微量熊果酸之類的有效成分,量雖小,但是丸子服用是日積月累的堆積療效,想到這裡已經發現問題癥結了。

於是我將水萃的水溶液,改用萃取山茱萸液時,分餾出含酒度約45-60度的酒露,當作萃取六味地黃丸時的溶劑,我服用幾天就感覺到醫聖張仲景書中所述的療效,就這樣子,非常完整的呈現出補腎治療下消的功效。

從這樣的實驗中我得到一個結論,原來六味地黃丸中的療效,幾乎完全是山茱萸所提供的,我急忙上網查閱山茱萸及六味地黃丸的主治功效,天啊!怎麼會這樣?我發現一個驚人祕密,二者的主治功效竟然是幾乎完全重複,也就是說當六味地黃丸的主治有的,山茱萸也有,六味地黃丸有的療效,山茱萸也有,這樣看起來,鄭教授所做的實驗不僅僅對中醫藥治療糖尿病的治療開啟了療效先機,也對中醫藥能掌握確切的療效,起了更重要的啟示。

以往中醫藥用藥的習慣,是越用越多種藥,有時一個方劑用了一二十個單體藥,還有些人甚至是用了多種方劑,甚至說是將一個方劑當作一個單體藥來使用,這二者都是屬於機關槍打麻雀類的中醫師,他們普遍認為,打出這麼多子彈,隨便應該也可以打中一隻麻雀,這是因為對於病人的疾病,沒有把握而又心虛的一種醫療表現,通常因為無法確切的診斷出毛病,反正不管甚麼藥,同治一種病症的藥,重覆下了好幾種,基本上對中藥藥性的治療無法明確掌握,所以才會將全部相關藥物都倒下去,給病人吃了,這就是所謂的亂治一通。

其實中醫的診療,根據病人疾病的症狀來進行對症下藥,所以查證病症時,必須配合患者的各種生理臨床表現,如臉色、氣味、眼睛、鼻咽黏膜、以及舌診,將診斷的八個原則搞清楚之後,才按照用藥的大原則,以一個君藥主治一個主症,其它兼症,就用一些藥輔助君藥所不能治療的部分,這些藥統稱為協助君藥,發揮治療效果的臣藥,又用了一些防止君藥或大的臣藥的副作用、及毒性的藥,這些藥統稱為佐藥,又有些藥主掌可以載諸藥上行或下行,亦或引經至頭目,到膝下等等,這些藥稱為引經藥或稱為使藥,只是這些都是古人想像的配伍方式,有點像行軍打戰的戰略指導一樣,其實只是協助記憶,並沒有什麼科學事實,讓大家好記憶治病的一些經驗法則,有很大部分都是古人想像出來的經驗解釋、理解、及記憶方式,所以一個方劑中醫藥就越用越多藥,甚至一個方子幾十味,藥跟藥之間發生多少牽制抵制相互抗衡,沒有人知道。

回過頭來檢查一下歷史,東漢時期最有名的醫聖張仲景所寫的傷寒雜病論,有幾個方子會超過十個藥的呢?再往前一些到戰國時代出版的黃帝內經的方子沒有幾個,每一個方子都更是簡單,就二三個藥組成一個方,再往前追朔到商朝名相伊尹所著的湯液經方,方子也都非常精簡,再往前追朔到春秋之前的神農本草經,更都是單體藥的作用功效,也就是越往古代,藥就越簡單,越簡單力量就越大,就像金庸大俠所著的神鵰俠侶中,主角楊過有一個無形的師父叫做獨姑求敗,早期以精妙劍法獨步武林,到了中年以72斤玄鐵重劍的九式劍招,對付世界上各種兵器,都只有一招一劍,就能殺敵斃命,一劍殺得死,無須再出第二劍,一藥能治好的病,本就無需再出第二個藥。

西醫因為顯微技術及細胞生理學,解剖組織器官,物理化學應用,光學醫療,化學電學的精進,各種診斷儀器設備之精良,絕非中醫藥從業人員能望其項背的,加上醫院組織團體結構,各種人才齊備,各種SOP的作業程序,儼然已經是超級無敵強大軍隊,最厲害的是西醫應用了化學分解,化學結晶,化學聚合反應、、、等等十八般武藝技術,全都被西醫攝取運用,也完全的壟斷科學家們發現發明的工具。

西醫搶了那麼多好用的工具武器,壟斷了這些個神兵利器,這些都是為了一個目的,解決病人的疾病痛苦,然後賺取更大的利益,因此診斷出確切的病名,對病下藥,藥則要求要越簡單、越清楚的成份,甚至一大堆成分的中草藥或石油,被分析出來的有效成分可能就是一個單體,成分越簡單,效果越清楚,也越容易被掌握,這樣的SOP作業確也救治了無數人們的性命、及恢復了許多人的暫時健康,但是結晶純化物之後,療效越強,針對性越好,相對地,副作用也越大,這也是西醫的盲點,導致了許多醫源性的疾病、還有許多傷害體內臟器的一大堆副作用,所以這樣的藥物遲早也是要被淘汰的。

最終的醫療應該是萃取天然物質中的各個成分,而不需結晶純化各個成分,而是以一種精微而混成的萃取精華物質,來製作成為可以使用的精製、方便、輕巧、微量的劑型,這些混成的精華成分會有互相牽制及稀釋的作用,可以預見的未來,這種以萃取物精華製成精製劑型的藥物,來治療疾病的方式,勢必是未來醫學的主流趨勢,而這樣的未來醫學主流將會取代現今以純化物治病的傳統西方醫療體系。

  山茱萸的萃取物的方法正是未來醫學的開端之一,這樣的方式製作出來的藥物,也會廣為人們接受,記得傳統西方醫學的醫聖希波格拉底從印度醫學中的阿育吠陀寶典(被翻譯成生命的科學)學習到的一句話:「你最好的藥物,就是你的食物」,正是山茱萸萃取液的精確描述。

因為山茱萸正是去除棗核及棗蒂的淨棗肉,是一種水果乾燥後的果肉,等於也是食物的一種,將這樣的淨棗肉食物製成了萃取液,飲用之後,不僅能治好耳鳴,還能治好失眠、頻尿、拉肚子、腰膝痠軟、、、等等病症,這真是完全符合『沒有副作用,療效立見』未來醫學中,對於藥物要求的最大原則。

 

未來醫學的開啟--即將消失的現代傳統西方醫學主流

來醫學的開啟--即將消失的現代傳統西方醫學主流   宋和乾

世界在改變,醫學也要改變,中醫的中藥萃取技術是未來藥的主流,劑型的製備也會發生巨變,三十年後,藥物不再被允許有副作用,也更不能簡單的以『有告知患者藥物副作用了,或者藥袋上有註明藥物副作用及注意事項』,甚至要求患者『自行上谷歌搜尋藥名查找副作用』,開刀之前簽下同意書,就以為醫生已經善盡告知的義務了,這項醫療行為就可以沒有責任了,在法律上就能站得住腳了,這樣的SOP源自於現代醫療的慘痛失敗醫療,當時因為要與中醫競爭.宣稱療效比中醫好.結果連串的失敗.造成最好的逃避失敗醫療的方法.就是對患者盡量直接講實話.由患者自己決定是否採取西醫的治療方式.因此說實話的無能為力.不會造成醫療糾紛.因此就有今天直接告知患者藥物有副作用.以及手術同意書.一簽之下.醫生開刀無法律責任.只有良心道德要求而已.
西醫在實驗人體的過程中,要求有效而快速的控制病情,而非治療好疾病為目的,此時將藥物極可能的純化,因此得到了某些疾病的控制方法,但是也因為純化物質的強大毒性,這樣的毒性引起人體的副作用,經常造成人體上無法挽救的後遺症,甚至是醫源性的新興疾病,有些病患已經慢慢覺醒了,不再受傳統西醫的愚弄了,當西醫不管是開了抗生素、解熱鎮痛劑,或者是類固醇,也按照傳統的SOP程序告知患者藥物副作用了,患者拿回了西藥,現代較為聰明的患者,一般是將西藥束之高閣,改服用中藥,原因是中藥副作用幾乎是被臨床中醫師,利用蒸、煮、炒、炸、長流水、酒洗、醋煅、塩鹵炮製掉了藥物的毒性,例如馬錢子很毒,直接服用可導致聲啞、角弓反張、口吐白沫、語言障礙,盜汗,甚至死亡,在清朝名醫王清任所著醫林改錯一書中提及龍馬自來丹,可以治療坐骨神經痛,臨床應用也是非常有用,本方中的龍為地龍,是一種較大型的蚯蚓,另外馬則是馬錢子,馬錢子又名番木鱉,含有番木鱉苷,確實能有效制止因為坐骨神經引起腰部及下肢的痠痛,馬錢子的毒性在應用於此方時就被用麻油炸過、紅土炒過,這時馬錢子的毒性就被削弱到很低微了,不在有毒性反應,也就沒有副作用了。
就算沒有泡製也會利用幾個藥物的互相牽制,產生藥物的配方結合,這是中醫學中的方劑原則,也就是君臣佐使的大方向,就像麻黃能對上呼吸道的鼻腔中收縮中下鼻甲血管黏膜,對於鼻塞有極快速的功效,但是伴隨有喉嚨咽壁黏膜紅腫發炎,麻黃是不被許可進到咽壁黏膜,因為收縮紅腫的咽壁黏膜如果用了麻黃,只有更強化咽壁黏膜的發炎,於是中醫學上找到一個石膏的藥來監視及牽制麻黃的作用,因為這樣的牽制及監視一定會引起雙方的衝突,這時造成人體的過敏中毒反應自是不在話下,所以才又找到一個抗過敏解毒的大和事佬來調解,這就是甘草調和鼎鼐的最好發揮證明,由於病邪與人體的免疫雙方惡鬥產生的各類細胞及病原凋亡,必需將這些代謝物排出體外,所以加了幫助麻黃解決這個問題]的杏仁,將痰飲化濁,代謝體外,這便是有名的麻杏甘石湯,這樣的處方早在2000多年前商朝時期就已經被提出來,由一本據傳為商朝名相伊尹的方劑鉅著湯液經方所記載,後來為1000多年前的東漢時期張仲景所臨床應用,並被收錄在傷寒雜病論一書之中,也就是這樣控制藥物的副作用及主要的作用方法,是已經臨床了那麼長一段時間了,並且也顯示這樣的組合藥物方法,能夠將藥物的特性全部獲得發揮,而不至於引起副作用。
未來的人們因為網路及資訊的極速發展下,醫師的用藥將被更嚴格的要求,藥物應該沒有任何副作用,並且藥物的作用要顯而易見,而且馬上有效,這樣的時代已經悄悄來臨了,有嚴重副作用的藥物應該被消滅,因此三十年後的今日,抗生素、解熱鎮痛劑、類固醇、鎮靜劑、安眠劑、、等等現代的主流西藥幾乎會完全絕跡,諷刺的是長期以來要消滅中醫藥的傳統西醫,會被更強大的醫學主流併吞掉,在三十年後人們已經能完全治癒各種難治的疾病,因此不需再用藥物來控制病痛,也正因為不再被藥物控制,而控制藥物的醫生將被教導與病患並肩作戰治療疾病,而教導醫生的藥廠業務員,必須告訴藥廠的老闆說人們不再愚笨了,藥廠必須製作更能治療疾病的藥物,而不是一直在發展那種控制了一個疾病,卻又產生更多新的疾病這樣的藥物,人們充分的覺醒現代醫療的科學無知,又對科學事實反而是視而不見,對於現在一直無法解決的精神疾患,包括憂鬱症、焦慮症、躁鬱症、自閉症、精神妄想症、精神分裂症、阿默海茲病、恐慌症、、、等等,人們終於發現還有一些現今醫學仍不懂的事情,就像你不能因為看不透橫在你面前的牆壁,就說因為我看不到牆壁後面,所以我說牆壁後面一定沒有人,眼前沒有看到或看不到的事實,不代表你能說事實不存在,現代傳統西方醫療體系為何一直醫不好百分之九十以上的病呢?排除外科治療的話,現代傳統的西醫能治療的就更少啦,這是甚麼原因呢?因為現今的傳統西方醫療完全不科學,也不理性,不科學是因為看不到的就論斷說沒有,不理性是因為科學上的邏輯因果律,沒有搞懂,時常因果關係錯亂,不知因,將果當作因,經常會將二個果的其中一個果,誤當為另一個果的因,所以是不理性的醫學。
這樣論證起來似乎不是那麼明白,舉個例子說明會更充分一點,例如一個人血壓高到160/90,這時頭痛、頭暈、想嘔吐、全身不舒服,現代傳統西方醫療會說你就是因為高血壓引起這些症狀,所以高血壓是因,頭痛、頭暈、想嘔吐、頸部痠緊、全身不舒服這些症狀則都是果,所以只要降低血壓值就會將症狀除去,諸位聰明的您同意嗎?這就是現代傳統西方醫療所犯的不理性問題所在,其實高血壓是莫名其妙的昇上來嗎?高血壓其實跟頭痛、頭暈、想嘔吐、全身不舒服、頸部痠緊這些症狀,是同一個果位的,因為這個人經過仔細查證以後發現,昨天晚上因為發了一頓脾氣、喝了點酒、吹了點風、加上睡不好、心情也很鬱卒,於是血壓升高了,頭也痛了,也暈了,暈了當然不舒服,也由於這些因素引起自律神經的失調反射,想要嘔吐、頸部痠緊,因此不是給病人利尿的抗高血壓藥,應該是讓患者休息補眠、或施以按摩,所有的病果就會消失。
這樣的傳統西方醫學邏輯論斷比比皆是,更是處處錯誤百出,最嚴重的是本來不是高血壓的病人,也被這樣一再的誤診誤判誤治,便成了真正的高血壓病人,這樣荒謬的且是無厘頭的醫療竟然被稱為科學的醫療,最嚴重的果果論斷莫過於精神醫療,這些例子俯拾皆是,但是現代傳統西方醫療卻是視而不見,提個憂鬱症的例子來看,一個憂鬱症的患者,睡不著覺、精神委靡不振、毫無快樂可言、行屍走肉一般、杞人憂天、因此每天胸悶、呼吸不利、喘氣喘不過來、心悸、有時心慌、悶悶不樂、有時耳鳴、眼壓增高、口乾舌燥、耐性減少、易怒易哭、喜怒無常、背部肩胛骨的膏肓疼痛、頸部痠緊、肩部無比堅硬緊張、腰痠膝蓋無力、頻尿、睡一睡晚上就起來小便、無來由的一股自艾自憐的情緒就起了來,這就是憂鬱症了,現代傳統西方醫療是怎樣的邏輯論證呢?他們認為這樣的憂鬱症是身心官能症導致,因為大腦皮質的過度興奮,導致職掌調整身體平衡的第11對及第12對腦神經的交感與副交感神經興奮,因此這二對自律的腦神經發生紊亂,於是各種腦神經衰弱,造成無法好好平衡的控制正常身體的反應機能,所以各種症狀就依次發生了,這也是果果反一果為因的論斷,現代傳統西方醫療認為大腦皮質紊亂是造成憂鬱症的主因,而自律神經的操作則是第二級的因素,最後道致身體各個機能的紊亂,最後引起了情緒的失控,因此身體及心理就開始出現異常現象,這是將憂鬱症兩段式論斷,謬誤處是大腦皮質紊亂及自律神經失調都是果,而不是因,真正的因是位在大腦皮質上更高一個層次的另類自動控制系統,這是在人體中的一種看不到、摸不到的自動控制統,它能自動完成人體的控制,就算將一些器官隔離,自動控制系統也還能在某種條件下繼續著自動控制,例如將心臟取出放在培養皿上,心臟還是自動在跳,心的跳動不需大腦,也不需自律神經,它還是能自動跳,將蛇從中間切斷,蛇頭仍能咬人致死,斷尾部份也還能自動,這是有一套自動系統在管理,現代西方傳統醫療系統為何一直視而不見呢?就因為對這個自動控制系統完全忽視,才會將果當因,所以治療就會徒勞無功,在板橋的人想去基隆,結果聽從往南指引的行動,一定很難到達,因為不明方位,應向北走而往南一路前行,除非繞地球一周,才能到達基隆。
正是因為這個自動系統最害怕的事情,就像電源短路一樣,整個電源短路,輕則憂鬱症,重則精神分裂,那一定有人要問自動控制系統最怕何事呢?最怕的有七件事的影響,也就是喜、怒、憂、思、悲、恐、驚七種情緒上的變化。
這七件事其實與自動控制系統的紊亂有關,而自動控制系統的功能活動,究竟有哪些呢?基本生命的控制需要幾個功能完整的控制著,第一是溫控系統,第二式運算系統,第三是儲存系統,第四是反饋系統,第五是能源系統,這些系統與現代的各種自動控制的機械操作而言,幾乎是一樣的,所以第一個根源是能源系統,能源是源自於三大營養素脂肪、蛋白質、醣類的消化系統攝取,及呼吸系統提供的氧氣來燃燒,透過細胞中的粒腺體的有氧燃燒作用,能有效及完全的提供給整個身體的細胞能量一個單位的單糖可以燃燒出38個ATP的能量,這些個能量的累積形成能流,這樣的能流傳統中醫學把它命名為氣,中醫學上將這樣的能流分成三大類,一是保衛身體的免疫系統及攜帶營養及氧氣的血液循環系統,中醫學上稱為營衛之氣,二是各個臟腑所需要的基本能流,這種能流不能顯露在外,因為這樣的能流,一定會有另一股更為重要的能流來支撐,否則人體的能源系統會整個崩潰,因此這個能流在中醫學上稱為真臟氣,三是支撐真臟氣的這股能流,他的能量來源糾是粒線體這個細胞的發電機,這樣的能流就是提供給身體各個臟腑的基本能流,中醫學將這股能流稱為胃氣,其中最要緊的支撐是心臟的這股能流,所以中醫學上特別重視這股支撐心臟的能流,特別稱它為宗氣。
人體自動系統的第一個要素就是這樣的能源系統,這樣的能源系統依但有了充分的能流,它就能馬上利用反饋系統來做對外界刺激的相互應答反應機制,所以手指頭一碰到火,馬上縮手,這是無須經過大腦的反饋,還有例如騎著機車回家,路上都是思考別的事情,結果還是順利回到家,期間騎車經過並無需特別任路標或注意紅綠燈,或是路上見了幾輛公車,見了甚麼,全都無印象了,可使有一種自動控制系統的反饋,直接讓您騎車回到家,有了能源系統,身體的溫控系統就能自動發生功能,當身體受到病菌或病毒攻擊到身體第一道防護系統的上呼吸到黏膜的免疫機能,為了提昇在感染後的驅趕及消滅病菌及病毒,身體會產生溫度上升的機制,提昇身體抗敵的戰備狀態,這是自動發生的溫度控制,人體不可能用大腦中的意識去控制身體的溫度,有些女性至更年期時、虛弱的患者、還有一些年紀大患者,自動發生潮熱盜汗的症狀,這也是自動控制系統中的溫控系統ˇ,自動所產生的調節,又如小孩子長牙齒,自動控制系統也會讓身體的溫控提升一些體溫,以對剛發牙時所需的能量。
自動控制系統除了做出身體各種能流的使用運算之外,還有像電腦中硬碟的儲存功能,當心臟要跳動幾次、心臟每次的博出量、每次擠壓心房心室的壓力要多大、大小便要多少量時,才會有便意,當身體吃進多少食物時,胃液、腸液、胰液、膽汁、要分泌多少,全都是透過自動控制系統的運算系統的功能而獲致,跟大腦一點關係都沒有。
同樣的,白天記錄的影像、聲音、邏輯推理、全都會被收藏在自動控制系統、跟電腦儲存了影像檔、聲音檔、繪圖檔、文書檔一樣,完全是被儲存起來,有時睡覺時電腦會自動打開,於是是放出白天的影像聲音還有發生事件,這樣的儲存系統甚至可以跨越好幾次的重複生命影像或聲音,這時就會有夢,夢多的人,要解決事項可不少,所以特別耗損精神,現代西方傳統醫學喜歡稱此為精神耗弱、或腦神經衰弱,其事實為記憶的硬碟中儲存資料過多,有些應該消除或Reset,這時需要更多更大的能流來處理,有些時候呼吸導引、氣功山家、養生戲法,拳術訓練、音樂舞蹈的訓練,會有些幫助,此時最厲害的莫過於能夠通過腦血屏的藥物尋找,一旦找到這樣類型的藥物,就能直接解決自動控制系統的一些問題。
可見現代傳統西方醫療倒果為因,非理性的科學論證,完全不遵守邏輯學的運算法則,將現象界的果果,倒一果為因,自圓其說,遇到無法明白的原因,便說是家族史、或者遺傳基因、亦或是體質等等啼笑皆非的解釋,遇到耳鳴、耳聾就說要與耳鳴和平共處,要與耳聾共伍,那遇到腦鳴、眩暈就更不要講了,控制得住就說本病無法治癒,只能藥物控制,一旦藥物控制不住,開始起心動念是否可以將哪些器官組織切除燒毀,最後沒有辦法了,就要病患與疾病和平共處。
現代傳統西方醫療耳朵經過詳細檢查之後,無論有無檢查出甚麼原因,一律無藥可治,專注於控制醫療,所以病人被藥物控制了,藥物又被醫生控制了,醫生又被藥廠銷售員控制了,銷售員又被藥廠老闆控制了,當病人還是最可憐的最低食物鏈底層,所謂健康的指標藥廠給的,藥廠告訴醫生160/90就是高血壓,馬上開出高血壓讓他利尿,一利尿血管中的血漿減少了,血壓就降低了,藥廠醫生都有錢賺了,飯前血糖以前說超過100,飯後血糖120就是要發生糖尿病了,開始供應胰島素了,胰臟前的胰氏小島的貝他細胞開始說,不要那麼笨啦,一直努力分泌胰島素,只要分泌一點點就行了,因為每天外面有人會用吃的、用打針的,提供充分的胰島素啦,於是胰氏小島的貝他細胞就越來越懶,最後所有胰氏小島中的貝他細胞萎縮了,糖尿病永遠也不會好了。
把憂鬱症當作是大腦因素、自律神經因素,所以出現抗憂鬱症的藥物、因為大腦不肯睡覺,所以給他來個安眠藥,因為多夢給他鎮靜劑、肌肉鬆弛劑,這些方法能治好這些病嗎?
這跟高血壓給利尿劑、高血糖給胰島素、高血脂給立匹特、過敏性鼻炎給抗組織胺及類固醇、發炎都給抗生素、疼痛先給解熱鎮痛劑,嚴重就給嗎啡,這樣的醫學是不是應該塵封在萬年山洞裡了呢?
未來醫學將不在是一場夢了,因為許多人已經覺醒了,治療人類身心的疾病,本來就不是一件單純的事,一個最好的醫生,往往需要最多的宇宙知識,尤其物理、化學、最重要的是數學運算及其中的邏輯,這樣的醫生現代的時空產生不出幾個,但是未來三十年後的醫生是最基本的要求,並且還要擁有一顆善良的心,對於新鮮的事物永遠有著小孩子一般的夢想及好奇的天真之性。